追蹤
夏凡莫里學院
關於部落格
  • 304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台灣咖啡,世界級精品 去年SCAA評比,李高明第十一名

近年國內咖啡市場成長快速,然而多數人仍視咖啡豆為舶來品。事實上,台灣的風土與地理條件相當適合種植咖啡,且近幾年品質精進不少,部份已有世界級水準,祇是人工成本昂貴,難以和從第三世界進口的咖啡豆在主流市場競爭,大多維持自產自銷、在地小農經濟的格局。 「十一、二年前我剛開始種咖啡時,被人笑『瘋子』!進口咖啡那麼便宜,在台灣種豆子有什麼前途?」嘉義梅山鄉咖啡農陳皇仁說。雲林古坑咖啡節四年前開始舉辦台灣精品咖啡豆評鑑比賽,陳皇仁最近三年連三霸。 原本在台北、高雄經營咖啡館、自助餐店的陳皇仁,十多年前接下父母種的二、三甲檳榔園。在朋友鼓勵下,他試著在檳榔樹下種一點咖啡,種出來後大家都說好喝,他就繼續種。他的咖啡苗主要來自雲林古坑和嘉義奮起湖附近山區的野生樹苗。 種出連三冠的咖啡豆,陳皇仁認為,應歸功於家鄉的地理環境和氣候。嘉義梅山屬於阿里山脈的中海拔山區,霜害威脅較小,但又有雲霧圍繞形成自然的遮蔭效果,適合咖啡這種祇需半日照的陰性植物。 陳皇仁說,台灣人不喜歡喝酸的咖啡,而一般台灣咖啡豆酸度低,咖啡因含量也低,好喝又健康。他的咖啡豆都是賣給朋友和熟客,得獎後價格愈賣愈好,目前每磅賣一千五百元。祇是,梅山獼猴實在太多,咖啡果實又很甜,他的咖啡園去年因為「猴害」損失了三分之一。 九二一環境震撼 檳榔園轉型種咖啡 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後,國內環境意識覺醒,許多檳榔農開始砍掉淺根的檳榔樹,種起抓地力較佳的咖啡樹,或是在檳榔樹下兼種咖啡。尤其古坑咖啡打出名號後,大家發現原來台灣可以種咖啡而且可能賺錢,各地農民有樣學樣,從二○○三年起興起一股種植熱潮。 民國七十一年次的林文弘是農委會的漂鳥營青年,家住南投國姓鄉,家裡有十三公頃的檳榔園,為了一圓咖啡夢,他放棄了雲林虎尾科技大學光電研究所未完成的課業,回家幫忙種咖啡。 林文弘說,九二一災後約二、三年,他和家人曾走訪九份二山,發現在地震中走山兩公里、被震成光禿的九份二山,山上竟有一棵咖啡樹生存下來,強勁的生命力令人感動。當時古坑咖啡與東山咖啡已經打響名氣,他就想,現在吃檳榔的人愈來愈少,而喝咖啡的人愈來愈多,家裡的檳榔園是不是該考慮轉型呢? 林家從二○○四年開始在檳榔樹下種咖啡,種苗來自惠蓀林場,二○○七年開始賣咖啡豆。這期間他參加過農委會為培養農業生力軍舉辦的漂鳥營、築巢營,接觸過中興大學農推中心,加入台灣農業安全高品質協會,學到一些農業栽培技術與行銷管理的知識。不過,由於台灣種咖啡的人不多,這些課程並非針對咖啡,大部份是針對稻米、茶葉、果樹,他必須加以融會貫通。至於生豆處理與烘焙技術,祇能自己摸索,查資料、請教專家、依據顧客建議改進。 由於在台灣種植咖啡成本高、利潤低,許多咖啡農並沒有建立自己的品牌和包裝,大多使用「公版」包裝,亦即產銷班成員共用同一種包裝設計。或許是因為年輕,想法不一樣,林文弘願意投資較大筆的金錢建立自己的品牌「林園咖啡」,並購買生產機械,加上僱工採收的成本,前後投資約二百萬元,目前已回本,但報酬率相當低,「還是靠檳榔在養咖啡」,他說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