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夏凡莫里學院
關於部落格
  • 304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血脈、人脈、錢脈交織 華麗一族

十一月二十九日晚上,台北君悅飯店反常地鎖上了六個出入口,僅留下正中央的玻璃大門供賓客出入。十餘名飯店人員、黑衣保全一字排開,不時語調客氣卻冷峻地,「不好意思,請站開一點,」排開試圖接近的媒體。 一輛輛嶄新的黑色禮車駛進,在保全簇擁下,只見政商界重量級人物一一進入會場,包括行政院長吳敦義、副院長陳?、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、前副董事長蔡鎮宇、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、富邦人壽董事長蔡明興、華南銀行董事長林明成、台灣水泥董事長辜成允、宏仁集團總裁王文洋、台玻集團總經理林伯實……,隨後,副總統蕭萬長也來到現場。 門外,外籍觀光客好奇張望,一對路過的年輕情侶,卻像是習以為常地說:「喔,又是場豪門婚禮。」 又是一場豪門婚禮。 這晚,華南永昌證券副總許元禎和新光金控董事吳欣儒,於泰國完婚後,回台宴客。背後是台灣兩大家族代表人,華南永昌證券前董事長許博偉和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,正式結成親家。 「門當戶對」的聯姻 串起緊密的政商網絡 新郎的父親,華南永昌證券前董事長許博偉,是前警備總部總司令陳守山的女婿。他的連襟,是台塑集團王永在之子王文潮;若再往上追溯,許博偉的父親許敏惠,還是日據時期旺族,台中清水大地主楊家的姻親。 新娘的父親,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,是橫跨金融、百貨、紡織、瓦斯、保全,旗下企業總市值超過四百億台幣的集團第二代。新光吳家,同樣有著綿密的姻親網絡。直接、間接的親家,包括台玻創辦人林玉嘉、永豐餘何家、甚至包括號稱房產大亨的宏泰建設董事長林堉璘。(見表一) 一次一次的豪門婚宴、世紀婚禮,不斷佔據媒體主要版面。八卦節目討論新人相識的過程或婆媳是否不和等傳言;時尚雜誌聚焦出席名媛的打扮行頭;財經媒體則忙著推估雙方家族各擁有多少資產……,外人看熱鬧,徒增茶餘飯後話題的同時,背後的現實卻是:台灣的主要企業主、資本家和政治人物,透過一次次「門當戶對」的聯姻,已經形成一個複雜卻緊密的親屬關係網絡。 中研院社會所助研究員李宗榮,花了兩年時間,以資深新聞工作者、傳記作家陳柔縉九九年的研究為基礎,爬梳出一幅台灣政界和商界之間的政商家族聯姻關係圖。這才驚訝地發現,不論藍綠、不論產業,不管在商場上或政治版圖上是否為競爭對手,原來回到家庭、家族,最直接的血緣、情感私領域,「你我其實都是一家人。」 日本作家山崎豐子,以日本金權聯姻、派閥政治為背景的著作《華麗一族》,早已在台灣上演。 新十大家族集團 佔四分之一台股總市值 家族,是人類社會中最自然也最普遍的關係,東西方皆有,血濃於水的情感,比政黨、宗教、組織都緊密。而台灣的家族企業、政商網絡,其實不是新聞,更已隨著大時代的洪流,歷經世代交替、興衰更迭。但如今,大家族在台灣商界的影響力,卻是空前。 從清末到日據時期,早期台灣有俗稱「本土五大家族」的鹿港辜家、基隆顏家、板橋林家、霧峰林家、高雄陳家。當時或擁有大筆土地、或與統治者關係良好,得以經營特許行業,他們可說是台灣最早一代本土資本家的代表。 隨著國民政府來台,發展產業的同時,也催生了一批新的實業家族。綜合李宗榮和陳柔縉的研究,台灣如今擁有最多商業資源的十大家族,分別是金融業俗稱的辜辜、吳吳、蔡蔡家族、和台塑王家、大同林家、華南林家、永豐餘何家、裕隆嚴家及遠東徐家。 攤開這新十大家族背後繁複的姻親網絡,除裕隆集團嚴家和遠東徐家等少數例外,其餘絕大多數家族,不論是兄弟分家「各自爬山、山頂會合」,或是先後透過姻親關係、交互持股結盟合作,彼此之間已形成一個龐大的體系,甚至與台灣第一代資本家,所謂的「舊五大家族」,形成緊密的關係。 例如中信辜家的大家長辜濂松,和出身基隆顏家旁支,前工商建研會理事長顏文熙是表兄弟,而顏文熙和顏家多名家族成員,至今仍透過仲成投資、仲冠投資公司等名義,持有中信金控約一%的股份。 根據《天下雜誌》最新統計,台灣「新十大家族」,合計共掌握十三大金融和商業集團,旗下七十七家上市櫃公司,不過佔台灣交易所上市櫃總家數的五%,總市值卻超過六兆元新台幣,佔全台灣股市總市值的二五.七%。(表二) 綜觀這十大家族,旗下事業體多半與金融、基礎建設和傳產關係較深。換言之,你我的食衣住行育樂等生活基本需求,都輾轉成為大家族企業的收入來源。 「一起床,打開電視,一邊準備洗澡後開車出門上班,接到銷售保單的電話,這時突然發現,我的錢原來都被大家族賺走了,」一位資深媒體人苦笑說,洗澡用的是大台北瓦斯(新光吳家)、車子買的是國產房車(嚴家)、壽險是國泰蔡家,居然連用的手機網路(台灣大哥大)和有線電視頻道,現在也是富邦蔡家在經營。家族集團如今經營事業的廣度,和在民間消費影響力的深度,可見一般。 台灣大家族對社會的影響力,當然遠不僅於此。 近期爭議不斷的二次金改弊案一審判決,姑且不論究竟誰是誰非,前總統夫人吳淑珍在起訴書和判決書中詳載的一段告白,卻第一次將家族主事者和政治人物之間,動輒天文數字的金錢捐輸關係,赤裸裸地呈現在社會大眾面前: 「國泰金蔡宏圖一億元、元大金馬志玲二億元、中信金辜仲諒二億元,上述金額悉憑印象……曾經送現金到官邸的人不勝枚舉,當時(捐獻名單)有五張A4的紙。」 ○ 一年底金控法通過以來,原意是促進金融機構整併,解決台灣金融業過度競爭的問題,然而隨著多家公股、民營銀行陸續為家族色彩濃厚的金控業者併購,加上金改弊案陸續爆發,近年來,透過整併或收購股權,被七大金控家族(中信、台新、新光、元大、永豐餘、富邦、霖園)大口吞併或握有控制權的金融資產,超過四兆台幣。 一位專業經理人出身,白手起家的會計師,後來投入科技業的創業CEO,語重心長地痛陳:「家族企業主事者,當然彼此風格不同,但一些政客和家族專走政商關係,小至參與地方工程標案,大至影響國家政策、或進入管制性產業,都是在一次又一次地,擠壓一般人努力向上、公平競爭的機會。」 曾為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的他指出,從早年的十信案件,到○六年號稱史上最大的力霸集團掏空弊案,再到二次金改相關弊案,「哪一件不是和錢、權掛勾有關,哪一件最後不是整個社會吸收成本?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